2009年6月15日星期一

那個才是衛道之士 ?

曾經是一個叛逆學生的我,(現在也是十分反叛任性)
好明白「機會」對一個人回頭是岸的人來說是有何重要。
我絕對支持正生書院的所有。
在我而言,那裡才是真正孕育學子的地方,作育未來英才的地方。
正如聖經所說,
「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,有病的人才用得著。我來本不是召義人,乃是召罪人。」路5:31-32
作為一個普通人,在這件事的立場顯然地是應該站在道德的高地,
拿正旗號,成為一個「義士」。
可是,該咒罵的衛道之士到底在那 ?
是那個拿不到聖保羅、英皇等名牌學位繼而兒子入讀港島三流學校的張師奶 ?
是那個埋怨每天花四小時送女兒到羅便臣道上學的老外 ?
是那個認為正生書院會影響當地旅遊業的陳伯 ?
還是那班鼎力相助當地居民為名的民賤聯 ?
請想一下。


我們不是聖人。
有私心是最正常不過。
如果正生書院搬到你的後門,
你的角色會是那個張師奶、老外、陳伯還是一個「義士」 ?
我大膽假設,作為一個「義士」,
有九成多的人沒有切身代入當地居民的角色。
梅窩地理獨特,不像中上環,油尖旺。
當地的人早已示梅窩為自己領土。
而更早已形成一個封閉的社群,
所以這個社群的bonding 是很強的。
突然有一天,政府要介入要令到自己的利益受損。
這個時候的你認為你可以慷慨地給別人為所欲為嗎 ?
所以,學黃子華話齋「搵食姐,犯法咩 ? 」
任憑梅窩人反對的聲音有多奇特,矛盾和無理,
其實他們都只是普通人已經,
沒有甚麼罪過可言。
(另一個方面看,他們令青少年吸毒的事件備受關注,實則在幫一眾青少年尋找更好的解決方法)

可是,最令人發指
、最令人可恥的衛道之士們對到是誰 ?
對。是我一直最痛恨的那一眾不負責任的家長們。
我吃飯的時候,聽到最多關於正生書院的聲音,
就是那些幫別人冠以「吸毒仔」、「吸毒女」為名的家長。
可是,他們有沒有留意過自己的仔女身邊正在發生甚麼 ?
青少年有好奇之心而嘗試毒品不足為奇。
正如我的年代,
好奇心下驅使吸食煙草一樣,
在朋輩中根本就是最普通不過。
只不過時移世逆,
56k變100MB 寬頻,
煙草變成K 仔,
在學校廁所食煙變成在學校廁所吸毒。
人會往前行,「昇哩」其實是必然的。
那麼,這樣的「昇哩」是最否又以正常的速度去增長 ?
不 !
在現今數據似乎顯示了吸毒問題比當年的煙草問題更嚴重。
(幾乎有一半的學生都曾經吸食過K 仔 !! 當然他們的數據從可得知是值得商議的)
原因在那 ?
K 仔更容易買到了 ?
當年煙仔同甜書係報紙檔都可以輕易買到。
K 仔平了 ?
當年係士多煙仔有得散買,我重記得兩蚊支。
那麼最容易解釋的是,
現今的家長大多因為工作的原因,
令到陪伴子女的時間少了,
從而更少教導一套正確的批判態度。
(還是他們都根本沒有 ?)
而在我們的年代,
那時的家長可比現在的負責任得多了,
我們的家長會教導子女吸煙的害處,
用盡一切方法去禁制子女和煙草的接觸(當然更不用說毒品)。
相比起現在,
家長把教導子女的責任都變成政府的責任
誰甚麼教育不足,學校沒有充分的支援等云云。
而政府又一以「是是旦旦」的態度來擺平事情,
每年請一眾迷幻歌手來宣傳禁毒,
買多一兩個尿壺俾學校方便驗毒,
就可以敷衍了事。
結果,青少年還是因為好奇而誤隋毒網。
最後,矛頭不單沒有指向政府,
反而更指向了幫助青少年禁毒的機構,
令到它們成了瘋人院一樣的令人討厭。
可是回想起來,還不是你們這班不負責任的家長令到青少年吸毒的問題嚴重了 ?
當有些人,口談禁毒問題,
可是卻不知有多久沒有認真的關懷自己的子女,
只談成績,不談風月。
比起那一班明刀明槍反抗的梅窩居民
這些從來沒有打任何旗號的家長
卻只懂當子女為玩偶實為最虛偽最可恥。
這種不負教導責任的家長,才是最虛偽的衛道之士。





More to read :
要討伐的不是正生書院或梅窩居民

3 則留言:

Michael Leung 說...

香港人就是如此反智

Hana 說...

說的好!

(年紀輕輕竟然可以看得如此通透,佩服!)

億利 說...


才不是啦
看到別人的文章
自覺更需要努力呢....